*国将支持芬兰和瑞典申请加入北约

2022-05-14 11:07:45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网

据**国白宫网站消息,白宫**秘书普萨基当地时间12日表示,如果芬兰和瑞典申请加入北约,**国将会支持。

普萨基还称,“我们会尊重他们做出的任何决定”,并补充说,芬兰和瑞典都是**国和北约的亲密又重要的国防伙伴。

当日,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和总理马林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支持芬兰申请加入北约的决定。

瑞典执政党社会民主党(SocialDemocrats)则表示,该党将于5月15日就北约问题表明立场。

(原标题:白宫:**国将支持芬兰和瑞典申请加入北约)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分发到各班的野战食品缘何有近一半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请看第75集团军某旅全面锤炼官兵适应战场能力的一段经历——

“胃动力”也是战斗力

■解放军报记者陈典宏通讯员冯邓亚周宇鹏

春日正好,阳光明媚,但第75集团军某旅营长蔡畅的心里却有些五味杂陈——看着一箱箱完好无损的野战食品又被搬回到炊事班。

原来,为全面锤炼官兵适应战场能力,该旅根据年度训练计划,组织了为期一周的野战食品实吃实训,确保练在平时、用在战时。出于方便官兵就餐、提高训练效果的考虑,每到饭点,炊事班都会把野战食品分发到各班自行就餐。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实吃实训时间还未结束,有近一半的野战食品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

“实吃野战食品也是一种训练,且正式纳入年度军事训练计划,为何部分战士还如此轻视,甚至产生抗拒心理?”为了弄清缘由,蔡畅决定一探究竟。

一天午饭时间,蔡畅刚走到一连楼前,发现不少战士正提着大**小**从军营超市归来,买的多是泡面、面**等方便食品。随后,他来到其他连队查看,情况如出一辙。

“在营区,超市物品丰富,自己买东西吃同样也是一种灵活应对方式”“部队后勤保障能力不断提升,就算打起仗来也能供应热食……”交谈中,一些官兵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野战食品肯定不如家常菜好吃,但打起仗来不可能顿顿都有热菜热饭。表面上看,这只是野战食品消耗不达标问题,但背后反映出一些官兵吃苦意识缺位、打仗意识不牢、危机意识不强……”一番沉思,蔡畅觉得这不是小事,有必要给大家上一课,纠正错误认识。

“战友们,我们来说说‘吃’的问题。”次日教育课堂上,蔡畅打开**心准备的课件,娓娓道来,“红军长征时,我们的先辈啃草根、吃树皮、煮皮带,甚至从马粪中拣出未消化的青稞吃,这才走出了茫茫草地;抗**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吃冻土豆、吞雪团,还以苦为乐,说这是‘什锦团子’……”看着屏幕上闪过一幅幅画面,不少官兵红了脸。

“随着战争形态不断演进,武器装备和后勤保障手段更加先进,但打仗归根结底还是以人为主体,战场瞬息万变,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必须充分构想一切危局、险局,做好充足的准备。”蔡畅因势利导继续说道,“试想,如果我们在作战过程中与后方支援部队失去联系,大家拿什么补充体力?还谈何打赢战争?作为军人,必须打好‘舌尖上的战斗’。”

授课结束后,蔡畅随即打开一**压缩饼干,当着大家的面大口嚼了起来,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当年,我们的先辈营**跟不上,身上却有使不完的劲儿;今天,生活条件好了,我们可不能忘本啊!”

一堂课,没有一句批评的话,却让不少官兵羞愧地低下了头。随后,蔡畅以此为契机,组织大家围绕“我们的思想距离战场还有多远、制约打赢的短板还有哪些”等话题展开讨论,引导大家举一反三,剖析认识误区。随着讨论逐渐深入,“战备水壶装饮料、喝水只喝矿泉水、战备物资更换不及时”等10多个与实战要求不符的问题被一一摆上桌面。针对这些问题,蔡畅结合具体案例分析危害,讲明道理,部署整改。大家纷纷表示,一定匡正认识误区,纠治和平积弊,锤炼胜战本领。

接下来几天,蔡畅发现,官兵们不仅自觉落实野战食品实吃实训的各项要求,还总结出不少“特色吃法”:掰碎压缩饼干泡水搅成糊,就着配属食品当早餐;根据个人口味,和战友交换搭配食品种类打造“定制套餐”……不少战士感叹:“胃动力”也是战斗力。吃野战食品,练就铁打的胃,上了战场才能“吃嘛嘛香”。

“打好‘舌尖上的战斗’也是打赢未来战争的关键一环,通过这次野战食品实吃训练,不仅提升了大家野外自我保障技能,更让大家真正从心里认识到野战食品在战场上的重要**!”看到变化,蔡畅欣慰地说。

相关链接

我军野战食品发展简史

我军制式野战食品在抗**援朝的战火中应运而生。

为了保障前方志愿军官兵不饿着肚子打仗,当时的东北军区后勤部试着将小麦、大豆、玉米或高粱磨碎**熟之后,加入一定量的食盐,制成了我军**款军用方便食品——**面。后来,志愿军后勤部门将**面压制成块,这便是我军压缩干粮的雏形。

我军早期的制式军用食品从战争中来,又全力服务于战争,品种主要是压缩食品,其特点是体积较小,便于携带,无需加工,方便食用,**主要的功能是填饱官兵的肚子。由于受经济水平和技术条件制约,那时的制式军用食品品种单一,主副食不配套,还仅仅停留在保障“吃饱”上。

1958年,**代压缩干粮配发部队,该干粮由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和某研究所共同研制,主要有压缩甜咸饼干、杂粮饼干等。

20世纪80年代初,我军研制生产出以“三主”“三副”为基本内容的**代野战食品。在此基础上,经过军用食品科研人员的不懈努力,我军初步形成了新**野战食品构成体系,基本实现了野战食品系列化、热食化、餐谱化、营**化、功能化,使我军野战食品从温饱型、营**型向功能型跨越,步入了世界野战食品的先进行列。

近年来,我军研制推出的多款单兵战斗口粮,在部队试吃后,获得不错的评价。如今,野战食品训练列入军事训练大纲,进入年度军事训练计划,写入军事演练方案,纳入训练督查范围,各部队结合野外驻训、军事演习和重大军事行动开展野战食品适应**训练,其中要求作战部队每年至少组织一次连续7天的实吃实训。

上一篇:野外风沙肆虐 装备换季保*有了专属“套餐”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渭源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