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收割者” 俄新一代狙击步枪“丘卡温宇的青春航迹

2021-11-23 15:09:08 文章来源:网络

中新网11月19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19日报道,近日,俄罗斯知情人士透露,俄国家委员会已经建议俄军列装新一代的“丘卡温”狙击步枪,其国家试验已在不久前完成。

图片来源:俄罗斯卫星网报道截图

据报道,消息人士说,“根据试验结果,国家委员会建议俄军列装该新型射击综合体并开始量产。”

10月初,卡拉什尼科夫集团已经正式宣布完成“丘卡温”狙击步枪的国家试验。

据介绍,“丘卡温”狙击步枪(代号“收割者”)是新一代步枪,旨在取代俄军现在正在使用的“德拉贡诺夫”狙击步枪。新步枪应确保在1公里射程内一发击中单个目标。

这款“丘卡温”狙击步枪在“军队-2017”展览上首次亮相,使用7.62×54毫米和7.62×51毫米子弹。无弹情况下,“丘卡温”狙击步枪的重量达4.6公斤,长度根据版本不同,最长115厘米,弹匣容量为10发。

据此前的报道,卡拉什尼科夫集团特别项目主管、实用射击世界冠军弗谢沃洛德·伊利因曾就“丘卡温”狙击步枪表示,“射击精度是这种武器的优势。”

来源:中国新闻网

有梦想就有蓝天

——回望空军女飞行员高溥宇的青春航迹

■空军报记者 黄琳颖 本报特约记者 袁 帅

高溥宇驾驶战机起飞前示意。 杨盼摄

飞行归来,高溥宇英姿飒爽。 杨盼摄

今年是人民空军招收第一批女飞行员70周年。经过70年的接力培塑,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拥有女飞行员最多的国家之一。

如果用一条时间轴,串联起新中国女飞行员逐梦蓝天的高光时刻,一条壮美的航迹跃然于历史的天空:1952年3月8日,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女飞行员在北京西郊机场驾机参加试飞典礼。2009年4月,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以全优成绩完成学业,编入作战部队。2015年初,首批双学士歼击机女飞行员全部完成改装训练,奔赴一线部队。2016年,首批“飞豹”战机前舱女飞行员完成改装训练,改写“飞豹”战机前舱无女性历史。不久前,中国空军发布消息:“运-20飞机上第一次有了女飞行员的战斗英姿”……

女飞行员培养,不仅是新中国女性地位提升的标志,也是国家整体实力、军队训练水平的象征。女飞行员们作为战斗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空军官兵练打赢、促转型的冲锋队列中一道别样的风景。

今天,人民空军迎来72岁生日。本期“军营观察”,让我们聚焦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一大队副大队长高溥宇,从战斗机女飞行员这个特别的角度,去触摸空军实战化训练体系不断升级、整体战斗力向世界一流水平不断迈进的时代脉动。

——编者

初冬,上弦月色与助航灯光交相辉映。突然,战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打破了这短暂的静谧。

20时45分,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持续十多个小时的跨昼夜飞行训练渐进高潮。女飞行员、该旅飞行一大队副大队长高溥宇驾机经过一番空中“厮杀”后返回机场。

轰鸣震耳,身材高挑的“雷霆玫瑰”跨出“飞豹”,摘下头盔。

不远处,着陆灯耀眼的光,照在归巢的战鹰上。仰望云顶,又一架次战机已经起航,风声呼啸,航迹如虹。

过眼不只云烟,有梦想就有蓝天。望着眼前的景象,高溥宇说:“梦想的天空,等待着我们继续飞翔。”

印 象

只能对自己狠一点

又是满分!

夏日,一场大雨戛然而止。哨音打破了久违的沉寂。泳池中,高溥宇与其他参加考核的男飞行员并驾齐驱,奋力击水。

当飞行员,意味着穿过一道又一道窄门。战斗机飞行员队伍中,女性更是绝对少数。选择飞行,对于高溥宇来说,无异于一场义无反顾的冒险。

高溥宇对飞行的初印象定格在天真烂漫的9岁。那年,她和小伙伴们偷偷翻进了离家不远、已经撤编的航校,第一次尝试旋梯,眼前的景色随着旋梯不停变换,在常人看来“晕头转向”的体验,却让小高溥宇着了迷。

18岁那年,高溥宇听说空军在河北招收女飞行员,便毅然报了名。招飞淘汰率高,她只带了两天的换洗衣服去体检,本想着“检查两项就被淘汰出局了”,没想到一干就是十几年。

闲暇时光里,高溥宇最喜欢弹古琴。悠悠琴弦上,她能听见高山流水,看见壮阔江河。“弹琴和飞行一样,讲究天马行空。”高溥宇说。

带着这样的印象,高溥宇始终没有将飞行视为一件“有压力有负担的事”,反而享受“云海踏浪自在地飞”。

在战友们眼中,能成为全旅公认的飞行能手,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她对自己的“狠劲”。一次飞行业务探讨,长机后舱飞行员刘恩东发现,高溥宇瞄准靶标的方法与众不同。刘恩东将手边的本子比作靶标,一边演示一边说:“大多数飞行员习惯瞄准本子的中心打,但是高溥宇的瞄准点却是本子的短边。”

实战环境中,靶标受地形、风向等影响,在显示屏上只有黄豆般大小。“瞄准这个‘黄豆’,不如盯着卡靶标的一条边打,那样更精确。”高溥宇解释说,这个看似“突发奇想”的方法,是她经过成百上千次训练得出的结论。

备赛“金飞镖”期间,除了研究如何突得远、打得准等常规课目,飞行员还要兼顾游泳、跑步等各项体能训练。

高溥宇的短板课目是单杠曲臂悬垂,为了快速提高成绩,她利用点滴时间训练,在宿舍门框上架起单杠。起初训练效果不明显,她便向男飞行员请教方法,手上磨破了皮,就戴着手套接着练。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她的体能训练成绩达到满分。

几名与她搭档过的飞行员都有这样的印象:“她对别人要求高,对自己更狠。” 而高溥宇却说“对自己狠一点,离打赢就近一点”。

融 合

战机就是另一个“我”

缓缓滑回停机坪,机械师迎上来问:“机长,打得怎么样?”

“八个目标至少‘揍’上五六个哩!”抱着头盔的高溥宇高兴得蹦了起来。

把散射面较大的火箭弹“揍”准,靠的可不是临门一脚。

2018年备战“金飞镖”考核,高溥宇作为单位代表出征。正式考核中,第一场常规弹射击成绩并不理想,她本想在第二场夜间激光弹射击中扳回一局。

没想到,起飞前靶区附近突然出现火情。进入突击区时,火情已波及高溥宇机组的靶标区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她的发挥,最终只得悻悻而归。

返程途中,高溥宇最喜欢远眺舱外的夜景,脚下是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远方是壮阔缥缈的无垠夜色。此时,她的内心却波澜四起。

高溥宇明白,训练场上的成绩并不能打赢未来的战争,只有将自己和战机融为一体,才能无视一切风险和挑战。也正是从那时起,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在“金飞镖”考核中证明自己。

今年初,高溥宇机组以连续三个第一的成绩高居本单位实弹射击成绩榜单之首,成功从选拔赛中突围,再次参加“金飞镖”考核。这一次,考核靶区设置在陌生海域,情况复杂、气象多变,难度系数比以往更高。

考核前两个月,高溥宇天天扎在训练场。清晨伴着海鸥起飞,傍晚随着夕阳返航,碧波万里之上,高溥宇始终和战机战斗在一起。

对于高溥宇来说,战机跟人一样,是有“脾气”的。备赛期间,她和战友路磊通力协作,力求把战机的各种“脾气”摸准,把战机的战斗性能发挥到极致。

每架飞机存在固有偏差,弹着点散布规律也不一样,人机需要深度磨合。为此,高溥宇主动要求和工厂技术人员、机务人员捆绑研究。那段时间,她像着了魔,连吃饭都捧着资料看,军械主任刘速成这样形容:“不管我们讨论什么,她都要凑过来听一耳朵。”

翻开高溥宇的工作手册,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飞行记录。每次飞行归来,她都会第一时间把飞行数据整理存档,制成一张设有弹着点、瞄准点、风向、风速等几十个要素的表格,然后拉上工厂的师傅讨论。“只有对战机的性能参数足够了解,我们飞行员才有胜利的底气。从这个意义上说,战机就是另一个‘我’。”高溥宇说。

今年5月17日,空军“金飞镖-2021”火箭弹课目考核中,突防区域低云密布,高溥宇机组一直在浓云中穿梭。来到靶区上空,她创造有利条件,迅速判明目标,火箭弹成功发射、精准命中。

梦 想

我们的“战场”在更远的明天

夕阳映照万顷碧波,大小船只往来航行。驾机翱翔在海域上空,高溥宇把自己融入了这“渔舟唱晚”的美妙图景。

望着远空的落日,回忆自己的飞行生涯,高溥宇时常有一种在梦中的感觉。

这个梦起源于蓝天。最让高溥宇难忘的还是第一次驾机起飞,“虽然是初教机,飞行的速度并不快,但当自己手拉操纵杆、脚蹬方向舵、冲上云霄的那一刻,搏击长空的豪迈是在地面永远体会不到的。”

有人说,飞行是最让人向往的职业。对于战斗机驾驶员来说,这种“向往”往往伴随着极高的风险和挑战。

一次夜间打靶训练,高溥宇与搭档建立辅助攻击航线时,突然扎进层云里。

高溥宇当机立断,指挥后舱先按仪表保持,监控好飞机状态。她拉起战机跃升至攻击高度,对靶标俯冲过去。千钧一发之际,他们精准协同瞄准靶标,一击命中。

这些年,高溥宇参加过大大小小十余次演习。战机越飞越顺手,她却愈发觉得“自己要做的还有很多”。

那年,高溥宇奔赴某海域参加对抗演练。浪卷云飞,空中的战机动若雷电,海上的对手隐蔽攻击……天高云阔,目标在哪里?如何发现?怎样一击奏效?紧贴实战的对抗模式,实时考验着飞行员的战场思维和战斗素养。

从此,她更加注重积累飞行数据,向着掌控飞机的边界性能发起冲击。在高溥宇的宿舍里,一面整齐地摆放着各类战备装具,另一面的书桌上摆满了各种与飞行相关的书籍。学习室电脑的桌面上,保存着战机的座舱图,随手点开,里面详细记录着飞机性能原理、各类性能参数、各型战机驾驶手册、各种特情处置方法等多种数据资料。正如高溥宇所言:“实现梦想不能靠等,还得靠脚踏实地的干。”

参加“金飞镖”考核归来,高溥宇还没来得及迎接鲜花和掌声,先去参观了“解放一江山岛空战纪念馆”。

纪念馆里,她在一幅展板前驻足许久。展板中记录了飞行员刘建汉的故事:解放一江山岛战役中,刘建汉驾驶轰炸机孤身闯过国民党守军的高射炮火封锁线,英勇投下4颗炸弹,重创敌舰,被誉为“空中神投手”。

刘建汉生前所在部队正是高溥宇所在旅的前身。“今天我们的战机更先进了,但敢于跟敌人拼刺刀的精神不能丢。”高溥宇说,“成为英雄的传人,更要延续他们的梦想。”

鼙鼓催征,天幕的蓝色上排列着鱼鳞似的白云,又是一个飞行好天气。

听到楼道里进场飞行的提示声骤然响起,清亮的眼眸炯炯有神,清爽自然的短发别在耳后,高溥宇走到镜子前端详了一下自己,深吸了一口气。

薄雾中,远处的场坪上战机轰鸣。她知道,属于他们的“战场”,还在更远的明天……

上图:高溥宇驾驶战机起飞前示意。 杨盼摄

下图:飞行归来,高溥宇英姿飒爽。 杨盼摄

版式设计:梁晨

上一篇:冷气从北吹到南!实力派冷空气影响直抵海南最舍不得删的照片!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渭源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