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榜样评选 | 赵锋:拆“盲盒”的法官全体民警、辅警阻击疫情倡议书

2021-11-22 18:08:33 文章来源:网络

赵锋是北京一中院的一名行政审判法官。说到行政审判,在很多人的印象里,跟老百姓的家长里短没多大关系,处理的尽是一些“告官”的事。这话对,也不全对,起码在赵法官那里,不是这样的。

“法官,我实在没活路了。我的问题要是再不解决,我就不活了。” 这是一起二审行政协议案中,原告张某的当庭告白,听着就让人着急。

“你先别急,咱们慢慢说。”赵锋劝慰道。

原来,张某的父亲生前与房屋征收部门签订安置协议,尚有一套安置房未交付。张某以其父亲唯一继承人的身份要求征收部门向其交付安置房,但被要求提供公证书或是司法文书,以证明其是唯一继承人。公证、民事诉讼等途径均走不通,无奈之下,张某把镇政府和房屋征收部门告到了法院,但一审判张某败诉。

开完庭,把整个案件细细地理了一遍后,赵锋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实质上就是一个证明“我就是我”的难题。

单从法律规定来看,张某所提供的证据确实不足以证明其是父亲的唯一继承人,相关部门和一审法院驳回其诉求的做法是没有问题的。但矛盾就摆在那儿,不解决这个问题,张某的合法权益就得不到保障。

“不行,得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赵锋下定了决心。

决心易下,但要真正作出判决还需要克服不少障碍。本案不仅涉及民事和行政法领域的交叉,还同时存在合同关系和继承关系,处理起来极为不易。特别是行政协议诉讼制度在我国确立较晚,更何况这种证明“我就是我”的案子,目前国内相关判例极少,需要在司法实践中做出尝试和突破。

理清思路之后,赵锋先来到张某属地派出所调查其家庭成员户籍信息,通过户籍信息来分析张某父亲的继承人情况。又考虑到相关人员的配偶可能不在同一户籍,赵锋专门跑了趟区民政局,查询相关人员的婚姻状况。当得知北京市婚姻登记信息于2005年后才实现网络信息化管理的情况后,赵锋怕遗漏相关婚姻登记信息,又来到区档案馆,从厚厚的档案堆里查询2005年之前的婚姻登记信息。为了做实调查结论,赵锋还向张某所在的村委会了解相关情况。

一番实地调查、勘验之后,能考虑到的环节都得到了验证。赵锋确认,张某应该就是其父亲的唯一继承人。于是果断下判,判决房屋征收部门向张某交付安置房。

几个月后,一次工作外调正好经过张某所在的小区,赵锋顺路到张某家中回访。一见到赵锋,张某感动得热泪盈眶,“赵法官,要是没有你的认真负责和公正判决,我现在连个‘窝’都没有。”

这只是赵锋办理的近三千件案件中一个普通的案件。一桩桩看似不起眼的“小案件”,背后实则关系着民生大事。因为北京一中院的行政审判一头连着国家部委、一头连着平民百姓,许多判决可能直接关系到一个行业、一家企业的生死去留。

赵锋时常提起一个涉及水泥生产许可证变更与转让的典型案件。原告是一家老牌水泥厂,因国家产业政策调整,原则上不再核发新的水泥生产许可证,其所持水泥生产许可证因稀缺性而价值千金。为淘汰落后产能,当地政府招商引进另一家公司对原告进行收购。收购公司通过签订虚假收购合同、变更生产许可证主体的方法,获得了生产许可,引发原告强烈不满。审理中,行业最高主管部门和当地政府都提出了明确意见,但赵锋觉得,厉行法治首先是依法办事,政府意见绝不能替代法律。最后判决支持了原告诉求,行业主管部门和当地政府也认识到了清退落后产能方法不当的地方。

赵锋常讲:“作为行政法官,就要准备成为‘杂家’,行政管理的领域有多少,我们就要懂多少。”

有一起关于家具环保认定规则的行政诉讼案件,逼着赵锋翻阅了大量关于实木家具原料的材料,走访了多家实木家具加工厂和家具城,愣是把自己练成半个实木家具专家。每每说起这段往事,赵锋总是笑着说:“搞行政审判很累,也挺有意思,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钻研一个新的领域。收到一个案子,就像收到一个‘盲盒’。”

是的,行政审判就像拆“盲盒”,而赵锋就是那个不仅“拆”,而且要“理”、要“管”的法官,努力把每个案子办好、办到老百姓的心坎儿里。

来源:北京法官公众号

编辑:马相桐 史江伟

来源:京法网事

为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

落实各项应急防控措施

确保辖区疫情防控工作有序开展

和社会大局平安稳定

金凤区公安分局党委向全警发出倡议:

审核:邢晶

供稿:政治处

编辑:映南

来源:平安金凤

上一篇:市市政工程管理局:消除临街阶梯隐患门将有12条地铁线!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渭源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