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溪:恋爱一年花费13万,分手后*方一次*返还7万元

2021-12-29 12:19:43 文章来源:网络

恋爱一年花费13万,如今结**不成能退钱吗?

恋爱一年花费13万,**方主动要求分手,**方诉至**,要求返还**物,**会支持吗?

原告耿某与被告张某于2020年年底通过网上聊天认识,后在**上添为好友,2021年1月底开始建立恋爱关系。在2021年1月至10月上旬恋爱期间,原告先后通过**、**、**、链接代付等方式向被告张某支付**金额累计131472.15元,通过**向被告管某(张某母亲)支付**金额共计1200元。

另外原告向被告张某赠送各种礼物价值累计500余元。原告系刚毕业的**,为了**朋友张某,四处筹钱,将毕业后的全部打工**连同向其父母借的30000元和网货40000元都转给了被告张某。2021年10月上旬,被告张某发现原告还需要偿还网贷后就断绝了与原告的交往,双方结束了恋爱关系。

原告耿某认为

原告对被告的赠与是属于附条件的赠与,因为原告之所以赠与被告张某**钱**和礼物,是基于被告张某与原告有恋爱关系,既然被告张某主动解除与原告的恋爱关系,那么原告的赠与行为因此而失效,被告张某取得的**钱**和礼物依法应当退还给原告。

法官耐心调解

承办法官许孔富耐心对双方进行法律教育和思想疏导,从法理情层面积极引导双方换位思考,互相体谅对方难处,理**思考和处理争议。在承办法官的真情调解下,双方多次进行沟通和协商,**终达成调解协议:由张某一次**返还耿某70000元,张某当场付清款项,案件划上圆满句号。

案例归案例,教训归教训,孰是孰非都应该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赠与、**礼,到底能不能退?怎么退?下面,小编就一一为你解答!

01

恋爱期间的赠与能退还吗?

赠与分为无条件赠与和附条件赠与。一些含有特殊意义的**,一般被认为是表达情谊的无条件赠与行为,比如“520”、“1314”等的**行为,是不能要回的;但如果被认定为以共同生活或者缔结**姻关系为目的的附解除条件的赠与,在双方分手后,因赠与而取得的**产应当予以返还。

02

不当得利能退还吗?

不当得利,是指没有法定或约定的合法依据而取得利益的同时使得他人遭受损失。情侣之间的**往往多而杂,金额大小不一,多数也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给付行为是借贷还是赠与。在此情况下,金钱往来**质及目的往往难以言明,不宜将涉案钱款**质简单认定为**借贷或赠与。因双方分手后共同生活或者缔结**姻关系的目的已经不能达到,故属于没有合法依据取得的**产,应当认定是接受**的一方构成不当得利,应当予以返还。

03

返还**礼的条件有哪些?

**礼的返还,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才能实现。《**姻法解释二》规定,可以要求返还**礼的情形**括3类:

一是双方未办理结**登记手续的;

二是双方办理结**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三是**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04

哪些情况不予返还**礼?

1.****双方未办理结**登记手续而同居生活两年以上。

2.****双方未办理结**登记手续而同居生活期间生育子**的。

3.****双方未办理结**登记手续而同居生活,所接受的**礼确已用于共同生活的。

05

谁能起诉要求谁返还**礼?

提起诉讼,要求返还**礼的应该是当事人。对于已经缔结**姻的,在离**时要求返还**礼的原、被告自然是缔结**姻的****双方。对于未办理结**登记要求返还**礼的案件,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由父母给付**礼,接受**礼的也是另一方的父母,因此当事人也应该**括缔结**姻双方当事人的父母,即**礼纠纷的诉讼主体应**括双方的父母。

来源:江西政法

图片来源:摄图网

李云峰和网恋**友“云恋爱”4年,每当他想“奔现”,**友那边总会发生一些状况,搞得两人的关系只能一直靠电话、**语音和照片维系,这让他很是郁闷。

没想到的是,前不**的一个偶然机会,他突然发现:自己和**友已经“同居”了4年!

1

**友没见着,见到了**友姑妈

李云峰今年28岁,在某二手货**上经营一家二手奢侈品店铺,**还算不错。

2017年10月,一位名叫吴沁的“95后”外地**生主动与他聊天,看到吴沁发来的**照,李云峰心动了。善解人意的吴沁时不时对李云峰嘘寒问暖,一再叮嘱他注意身体,李云峰感到很温暖。一来二去,吴沁主动表白,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

2017年11月,李云峰提出,“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吧?”他迫不及待想与**友“奔现”。

吴沁却道出了“**”:“我家里人想让我嫁个本地的,但是我现在有你了,等过一段时间,我就跟家人摊牌,说我有心上人了。”

李云峰对**友的表态很满意,正当他喜滋滋地等待**友的回信时,吴沁却告诉他,家里人不同意两人交往,现在要逼她嫁给别人了。

听闻**友的家人要棒打鸳鸯,李云峰坐不住了。2017年12月,他撂下生意,立即从杭州赶到吴沁的老家,想要带她离开家。这时候,吴沁却又发来**:“我现在脱不开身,听闻我要跟你私奔,父母气晕了,我怕对不起他们。”

无论李云峰如何劝说,吴沁始终不露面。

2018年1月,一个自称吴沁姑妈的人来找李云峰,说是吴沁让她来看看李云峰。姑妈看起来大约五六十岁了,一米五几的身高,体重大约160斤。李云峰在吴沁老家的宾馆里足足等了两个月,却始终没见到吴沁,倒是和吴沁姑妈经常见面。

过完年,李云峰第二次去了吴沁老家,又在那里等了两个月。后来,吴沁说她家里人同意两人交往,让李云峰回杭州安心等待自己。李云峰于是回到杭州。

2018年4月,吴沁告诉李云峰,说想让姑妈去杭州。吴沁告诉李云峰,在家里,姑妈和自己的关系是**好的,她很疼爱自己,“我现在还过不来,就让我姑妈来照顾你吧。她年纪大了,也没有成家,你照顾一下她吧。”

吴沁想让姑妈和李云峰合住,这样也能够让姑妈替自己考察一下李云峰的为人,李云峰满口答应:“亲爱的,你的姑妈就是我的姑妈,我们是一家人,你放心吧。”

只是,李云峰没想到,姑妈这一住就是4年。

姑妈没有工作,也不做任何家务,从早到晚就是**手机、聊天、打电话、出门打**,所有的开销都是李云峰出。但因为她是自己心爱**孩的姑妈,李云峰也不好说什么。

李云峰不仅将姑妈的生活起居照顾得很妥当,还在吴沁的要求下,将做生意的钱交给姑妈保管,作为结**储备金。除此之外,吴沁还时不时以买衣服化妆品、考驾照等理由要求李云峰转钱给自己,李云峰也都满足她。

说来也是稀奇,李云峰4年里不仅未见过**友,视频也没见过,只看过照片。他是如何坚持4年网恋的呢?原来,吴沁一直以电话和**语音“文爱”等聊天形式与李云峰交往。

“文爱”是指在没有身体接触的情况下,一方利用电话语音或网络文字,对另一方进行**挑逗、**刺激,以此来满足其**诉求。

2

怀疑自己**,他留了个心眼儿

时间一点点流逝,面对无法触及的恋人,李云峰再信任对方,也难免在心里打起了鼓。

吴沁总是以各种借口拒绝见面和视频,连打电话都只能通过姑妈联系。对此,吴沁的解释是:自己被管控了,手机被家里人没收,所以没法跟他联系,家里人只有姑妈帮她。

李云峰每次联系吴沁,都需要通过姑妈帮忙联系。姑妈每次都向李云峰强调:“我先给吴沁打个电话,一会儿让她回拨给你,你记得去没人的地方接,不然吴沁要生气的。”深陷爱情的李云峰对**友的奇怪行径也没有怀疑。

直到2021年8月的一天,李云峰给姑妈的手机贴膜,无意中发现姑妈手机里有很多跟其他人的暧昧聊天信息,内容和口气跟自己与吴沁的聊天很是相似。

李云峰吃了一惊,禁不住想到那个自己根本无法接受的现实:这4年里,吴沁和姑妈似乎从没有同时出现过。难道吴沁和姑妈是同一人?

等到再次与吴沁打电话时,李云峰留了个心眼儿。他将另一部手机**放在姑妈房间里录音。结束通话后,李云峰又**拿回了手机,竟然发现录音里,姑妈说话的声音和吴沁声音完全一样!

李云峰呆了半晌:原来自己**了!四年了,自己一直与这个“姑妈”在谈恋爱。

随后,李云峰不动声色,趁着姑妈出门打**,**拿到她的手机仔细查看。这下,不仅完全证实了自己的怀疑,还在姑妈手机里找到另外两名****联系方式,欺**方式如出一辙。

3

“只是为了寻找**神寄托”

2021年8月23日,李云峰到派出所报案。

民警于同日14时10分许在杭州市某小区将正在打**的姑妈带走。经查,姑妈叫徐**,45岁,无业。徐**前后办理了5张手机卡,通过多个手机号码扮演不同角色,在与李云峰“交往”的同时,还与李洋、章俊等多名**保持暧昧网聊。

徐**归案后,拒不承认自己有**犯罪行为,她声称自己与他们只是生意合作关系,至于为什么要发暧昧信息,她辩解说,“只是为了寻找**神寄托”。

案发后,李云峰对办案人员说,“其实现在想想,姑妈和吴沁声音听起来还是有点像的,但是我根本没想到这会是一个人,再者姑妈平时跟我说话时,嗓门比较**,装成吴沁的时候声音比较温柔,我就没有发现。”

对于从来没法打通**友电话这件事,李云峰是耿耿于怀的。据办案民警透露,徐**给李云峰打电话的这个号码平时是不在线的,因为这张手机卡平时会被徐**拔下来。所以,李云峰永远无法给吴沁打电话,只能通过徐**。

每次李云峰想和吴沁通话时,徐**都会想办法把李云峰支开,再将这张手机卡插到手机里,然后假装吴沁给李云峰回拨电话。

办案人员审查认定,2017年至2021年8月期间,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身份,以交****朋友为名,**取李云峰款物共计68万余元,**取李洋款物共计2.5万余元,**取章俊款物共计17万余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涉嫌**。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办理中。(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本文为《方圆》杂志原创稿件,转载时请在醒目位置标明作者,并注明来源:方圆(ID:fangyuanmagazine)。

来源:常州武进检察

上一篇:【童画冬奥 同话未来】“交到好朋友,一起上冰雪吧!”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渭源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